着墨千年交子 成都如何推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力透纸背”?

发布日期:2024-01-27 05:37    点击次数:90

  交子,这张诞生于北宋蜀地的世界最早纸币,迎来千年一刻。

  公元1024年,益州交子务在成都设立,管理发行交子纸币,由此开启人类货币史新纪元。

  公元2024年,一场传承交子精神的大会在成都举行,为新时代金融创新注入文化动力。

  1月12日,成都交子金融大会启幕。在这场以“交子文化与金融科技,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创新探索”为主题的大会上,众多重量级嘉宾齐聚一堂,通过主旨演讲、圆桌对话等方式,推动交子文化与金融科技深度“握手”。

  近年来,随着城市能级不断提升,成都正以创新之力构建金融发展新格局,推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走向成渝共建的纵深阶段,为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打造重要增长极和新的动力源。

  如今,从千年历史长河中走出的交子,作为精神文化符号,又会为成都乃至西部金融业发展带去怎样的意义和价值?

  科技引领金融创新赓续千年

  “一张交子、一张人民币,两张纸币之间,隔了千年。”1月12日,身处成都交子金融大会的举办地交子金融博物馆,看到诸多文物展陈,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栗峥不禁感言:“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以千年维度思考金融货币的国家,这就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和底气。”

  作为世界最早的纸币,交子的前世今生已被学界关注了近百年。

  “初,蜀民以铁钱重,私为券,谓之交子,以便贸易,富民十六户主之。”

  北宋时期的成都,沃野千里,物产丰富,商旅云集,商业信用发展到全新高度,加之当时造纸印刷技术的精进,民间“私交子”应运而生。

  成都街头出现的“交子铺”,在收取商户铁钱的同时,开具一张名为交子的纸质收据,作为取钱凭证,可供商户异地兑现。

  这种民间的自发创造,而后逐渐演化为官方发行的信用货币。

  公历1024年1月12日(北宋天圣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官方在成都正式设置益州交子务,发行与管理面额固定的交子,逐渐探索出一套关于纸币发行、流通、收兑、防伪的管理制度,并发明了准备金制度。

  在长达70余年的时间里,“官交子”币值保持稳定。这一创新之举,不仅打破了传统金属货币的限制,加速了蜀地信用网络与信用机制的演进,更开创了人类货币史上的新纪元。

  这种以信用为基础的金融交易模式,在成都金融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将“创新”二字镌刻在了这片土地上。

  “成都,有着特别的创新基因。”在成都交子金融大会上,上交所全球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兼市场发展部总监傅浩认为,交子文化体现了金融创新精神,体现了成都人、四川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正是在千年交子的文化熏陶下,成都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的一个重要的萌芽地,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场外股票交易市场“红庙子”。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屠光绍认为,发行纸币,离不开技术手段的支撑,交子体现着最早的金融科技。成都具有加快金融科技发展的深厚基础,在千年交子最传统、最古老的科技发展基础上,这座城市正在焕发出新的金融创新活力。

  如其所指言,在金融业层面,成都的科技创新亦如火如荼。2020年,《成都市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0—2022年)》出炉,作为全国首个由地方政府和人民银行共同发布实施的金融科技发展规划,提出构建“成都特色、全国影响、国内示范、国际同步”的金融科技创新示范体系,确立成都金融科技在中西部地区领先、全国一流的地位。

  近年来,成都围绕金融科技产业集聚、金融科技产业生态打造、金融科技底层技术研发等重点方向,加快打造中国(西部)金融科技发展高地——

  建立全国首个金融科技创孵平台交子金融梦工场,集聚金融科技企业280余家、金融科技从业人员6600余名,累计孵化金融科技企业450余家;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软件研发中心成都分中心等17个大型金融机构后台中心、70多个中小型金融后台服务中心相继落地;

  连续获批开展央行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数字人民币试点、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等国家级试点……

  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34)显示,成都金融科技专项排名全球第18位、内地第4位,仅次于深圳、上海、北京,位居中西部第一。作为一张亮眼名片,金融科技正加速推动成都金融业发展拾级而上。

  由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打造的交子金融梦工场二期项目交子金融科技中心,被定位为金融科技企业加速器和国际“产学研”合作中心,是成都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一大金融科技创新工程,已获得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认定。图片来源:交子金融梦工场

  服务百业金融精神熏陶千年

  金融,因商而生、因商而盛。

  从唐代的“扬一益二”,到两宋时期的百业勃兴,成都发达的经济和繁荣的商业为“交子”诞生积淀了深厚的土壤。交子的问世,也进一步促进了商品流通和经济交流。

  “交子诞生之后,中西金融出现了巨大分流,从近现代中国金融逐渐崛起,到如今提出建设金融强国,这一千年历程非常感叹!”在西南财经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王擎看来,交子的出现带来了货币支付和贮藏的便利,满足了当时的金融需求,本质上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精神的一种体现。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雷曜也谈到,茶叶、马匹当时均为国家战略流通的重要需求,交子的出现正好满足了茶马互市的需求。

  “从交子诞生的背景,我们看到了当今金融发展的目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在大会上指出,经济学是通过历史数据和历史事件,得出规律性结论来指导当前的发展,从“交子”当年的产生背景看,是出于工商业需求,要用一种便捷的货币承载方式代替沉重的铁钱。如今谈到发展金融,仍然需要理解一个核心问题——金融是干什么的?

  樊纲认为,金融的功能,就是服务实体、服务经济,为实体经济发展分担风险,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在他看来,当前发展金融,应从实体经济角度着眼,在加大金融供给、政府有效引导和监管、充分利用好新技术、鼓励金融创新等方面予以更多关注。

  2023年10月,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金融要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质量服务。

  “传承和发展优秀的金融文化,首先就是要推动金融回归服务实体本源,助力新型实体发展和现代产业发展体系建设。”雷曜强调,当前,在高质量发展和双循环发展的要求下,怎样实现全球供应链的优化、产业结构的升级、价值链的变迁,对金融提出了新的挑战。

  他表示,积极适应和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围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快发展人工智能、打造生物制造等若干战略性新兴产业、开辟量子科学等未来产业新赛道、鼓励绿色低碳产业发展等领域,金融都大有可为。

  作为一座有着4500年文明史与2300多年建城史的城市,成都自建立以来一直是西南的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西汉末年,与洛阳、邯郸、临淄、宛城并称“五均”,成为全国五大商业都市之一。从古至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金融赋能实体经济,已成为一种精神内核,嵌入这座城市肌理。

  近年来,成都启动产业建圈强链,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目前正聚焦电子信息、数字经济、航空航天、现代交通、绿色低碳、大健康、新消费、现代农业8个产业生态圈,主攻28条重点产业链。

  打造产业链体系,需要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融合发展。为此,成都深入实施金融机构聚集、金融市场提升、现代金融特色、金融创新驱动、金融开放扩容、金融生态优化、金融基础设施联通七大工程,为实体经济构建出更强大的金融服务体系,推动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循环畅通。

  目前,成都已拥有各类金融机构及中介机构2800余家,机构数量居全国主要城市前列,外资金融机构数量位居中西部第一;全市A股上市达到117家,居中西部城市第一,并成为全国首个拥有上交所、深交所、全国股转系统三个全国性证券核心机构区域基地的城市。

  常年开展各类产融对接活动、加大重点领域信贷支持力度、全力推进普惠金融服务……在成都,随着金融机构加速集聚、金融生态持续优化,“金融活水”源源不断地被注入实体经济。截至2022年末,成都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规模突破5.3万亿元,同比增长14.3%,增速创近10年最高,增速位居全国城市第一,至2023年10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已突破6万亿元大关。

  仅从成都2020年10月推出的政策性普惠信贷工程“蓉易贷”发展成果看,运行三年间,“蓉易贷”打造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产品和服务体系,累计投放普惠信贷1065.80亿元,累计为5.28万户中小微企业发放无抵押贷款超16.01万笔。2023年11月末,全市普惠小微贷款余额达到5569.8亿元,同比增长31.7%。

  2023年前三季度,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114.3亿元,同比增长6.7%,高出全国1.5个百分点,经济规模稳居副省级城市第三,增速位居副省级城市之首。其中,成都金融业增加值达到1974.1亿元,占GDP比重进一步升至12.3%。

  在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之下,成都创新活力进一步被激发。成都交子金融大会上,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发布的2023·中国“双创”金融指数显示,在全国337个城市中,成都综合得分排名全国第五、中西部第一,保持全国领先水平。

  西部中心金融雄心激荡千年

  交子公园金融商务区、交子金融科技中心、交子金融梦工场、交子金融博物馆、交子大道……在成都,随处可见的交子元素,既透露出这座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的浪漫情怀,也彰显着这座超大城市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的雄心。

  就在成都交子金融大会举办当周,由中国人民银行四川省分行、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指导,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主办成都金融科技产业发展大会暨交子金融文化月也在成都启幕。大会围绕金融科技产业人才建设、金融科技产业集聚、金融科技企业培育、数字人民币产业生态培育、交子金融文化传承五个方面,发布和展示了成都金融科技产业建圈强链相关成果。

  一系列“交子千年”活动,不但继续传承着交子文化,也进一步释放出西部金融的影响力和辐射力。

  自20世纪90年代起,成都就将建设西部金融中心提升到战略高度,在金融改革方面采取一系列重要举措并取得明显成效。在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网(GaWC)发布的《2022年世界城市评级报告》中,成都排名第71位,内地仅次于京沪广深。

  城市的快速发展和较高能级,形成可观的资金流动规模和较强的资本运筹能力,为深化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2021年12月13日,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五部委及川、渝两省市联合印发《成渝共建西部金融中心规划》,要求将成渝建设成为立足西部、面向东亚和东南亚、南亚,服务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西部金融中心。这是继《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后,国家层面出台的又一支持金融中心建设的专项规划。

  《2022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经济发展监测报告》显示,2022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587.99亿元,在全国占比6.4%,在西部地区占比30.2%。2022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14.57万亿元、贷款余额13.16万亿元,比上年分别增长11.1%、12.3%。

  作为西部人口最密集、产业基础最雄厚、创新能力最强、市场空间最广阔、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成渝地区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韧性和战略纵深所在。“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等国家开放战略的交汇实施,拓展了金融开放发展新腹地。

  在此次成都交子金融大会上,新华社副秘书长徐姗娜、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梁其洲、新华社四川分社社长王丁、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总裁曹文忠共同为“新华丝路西部中心”揭牌。

  据介绍,“新华丝路”是国家“一带一路”重要信息平台,“新华丝路西部中心”落户成都,有利于成都依托国家平台优势,以西部金融中心建设为契机,在共建“一带一路”金融服务方面持续发力、不断走深走实。

  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成渝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将充分发挥成渝两地金融业的基础优势和政策优势,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动力,以内陆金融开放创新为突破口,以营造良好金融发展环境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为保障,强化金融服务功能,培育金融新业态,提升成渝两地金融融合水平,助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





Powered by 期货配资网站大全-期货配资可靠吗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4-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