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人身亡!以色列军队名为“护送”实为凶手?

发布日期:2024-03-10 04:36    点击次数:75

当地时间2月29日凌晨,上千名饥肠辘辘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加沙城附近的沿海公路上。他们是被一则传闻吸引来的,据说当晚新一批运载援助物资的卡车将从这里经过。

34岁的出租车司机穆罕穆德·肖利也在其中。战争即将进入第五个月,他和家人已经靠着碎麦和野菜充饥很久了。

凌晨4时40分左右,车灯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在以军士兵的护送下,一支由约30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向他们驶来。这一组合较为罕见,因为开战以来,几乎所有人道主义救援行动都是由联合国和国际援助团体组织的。但近期加沙城秩序极度混乱,援助运送变得非常危险,长期袖手旁观的以色列部队在2月下旬开始组织向北部运送人道主义物资,2月29日进行的是第四次行动。

当卡车行驶到纳布西环岛时,人群纷纷跑向卡车。突然,枪声响起。“我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景。”肖利对《纽约时报》表示。有人中弹倒地,有人带着抢来的食物逃命,在混乱之中,一些人被援助卡车碾过。

(视频截图)当地时间2024年2月29日,加沙城,救援卡车周围的巴勒斯坦人。图/视觉中国

太阳升起时,现场目击者看到,有数十具尸体散落在车队前后。

加沙卫生部门表示,这是去年10月底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地面攻势以来平民伤亡最多的事件,有至少112人死亡,760人受伤。加沙卫生部门官员称,这是以军的一次“大屠杀”。以色列国防军否认这种说法,称许多人是被惊慌失措的人群踩踏致死,或被试图逃离混乱的卡车碾死,以军只向一小股威胁到车队安全的“暴徒”开枪。

由于加沙和以色列官员各执一词,联合国要求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事实真相。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修·米勒表示,美方正在敦促以色列给出答案。他说,事件说明了当地局势有多么绝望,呼吁以色列开放更多的出入口,允许更多的援助进入加沙,并在整个加沙安全可靠地方分发援助物资。哥伦比亚总统古斯塔沃·佩特罗表示,“这就是所谓的种族灭绝,让人联想到纳粹大屠杀,即使世界大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掐头去尾的无人机航拍视频

以色列在事发后公布了几则掐头去尾的无人机航拍视频。这些视频显示,乌泱泱的人群将卡车团团围住,然后某一时刻人们突然开始恐慌,四散逃走。画面中可以看到一些人在地上匍匐前行,寻找掩护。在距离车队400米处有两辆以色列坦克,附近躺着十几具尸体。

以色列国防军称这些视频说明了当时发生的大规模踩踏事件,并强调他们没有向援助车队开枪,只是向威胁到军队的人开枪,这些人试图靠近坦克且对士兵的鸣枪示警置若罔闻。以军发言人说,死于以色列士兵枪下的不到10人。

《纽约时报》的视觉调查指出,由于视频质量有限、时长较短,以军的说法很难证实。而根据半岛电视台摄制组在附近街道拍摄的视频,可以听到人群逃跑时背景有枪声响起,还可以看到天空中燃烧的曳光弹,这种弹药一般是用来帮助部队定位目标的。《纽约时报》调查指出,镜头没有捕捉到是谁发射了曳光弹,但弹道显示它来自以色列军车所在的方向。

加沙摄影师弗莱费尔对英国《卫报》表示,两辆以色列坦克率先驶来,向空中开火以驱散人群。几分钟后,援助卡车跟了上来,人们蜂拥而上。不久后,位于车队北面的坦克开火了。在第一波攻击之后,坦克向南撤退,但针对饥饿人群的攻击没有中止。弗莱费尔说。“他们使用了曳光弹,并从相当远的距离向仍在赶往援助卡车的市民胡乱射击。”加沙记者卡德尔·扎阿农对美国电视新闻网(CNN)表示,以色列士兵开火后,现场才出现混乱,大多数伤亡是人们为躲避以色列炮火,被援助卡车撞击造成的。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数百名满身是血的伤者从沿海公路涌入加沙北部的医院。由于救护车紧缺,许多人是被马车和驴车拉去的。

阿德万医院护理部主任艾德·萨巴赫医生对媒体表示,该院接收了约150名伤员,其中95%的人胸部和腹部中弹,另有12人死亡。希法医院医生艾哈迈德·阿尔马卡德马说,大多数病人都有枪伤,伤口面积很大,他认为是大口径武器造成的。还有几个人四肢骨折,可能是被卡车碾压所致。一个联合国小组在事发后访问了收治伤者的医院,称许多人受到枪伤。但该小组无法接触到尸体,无法确认遇难者的情况是否相同。

被挡在加沙门外的人道援助

“我被孩子们的尖叫声惊醒,因为饥饿吞噬了他们的身体。我们可以忍受饥饿,但孩子们不能。”阿尔及利亚驻联合国大使阿马尔·本贾马在安理会上援引一位加沙记者的话说,这些来自飞地的尖叫撕裂了他的心。本贾马说,加沙的母亲竭力寻找食物提供给孩子,但物资的缺口非常大,如今她们不得不给孩子喂动物饲料。

世界粮食计划署副执行主任卡尔·斯考表示,加沙儿童营养不良的情况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每六名两岁以下儿童中就有一名严重营养不良”。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警告说,如果情况没有改善,加沙各地超过50万人将陷入饥荒。

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南部发动袭击,造成1200人死亡。此后,以色列加强了对加沙的封锁,只允许有限类别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进入飞地。在1月中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内塔尼亚胡表示,如果以色列想实现战争目标,只能允许“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

根据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数据,2月每天平均有96辆卡车进入加沙,比1月份下降了三成,是11月底临时停火以来的最低月平均值。战前,每天有约500辆援助卡车进入加沙。

过去,加沙的警察通常会护卫这些援助车队的安全,但他们也多次遭到以色列军队袭击。今年2月,9名加沙警察在以色列的空袭中丧生,此后这股安全力量就从街面上消失了。

联合国官员表示,在没有警察的情况下,卡车司机几乎得不到任何保护,有时车队在通过过境点进入加沙几分钟后,就会遭到犯罪团伙和绝望的加沙人的拦截,严重扰乱了物资的运送。挪威难民理事会秘书长扬·埃格兰对CNN表示,由于运来的援助太少,援助路线沿途的混乱日益加剧。一越过边境,就能看到一帮年轻人在追逐全速行驶的援助卡车,抢夺车上的床垫、毯子、食物,分发给绝望的同胞。

一些援助机构的工作人员指出,以色列不透明的检查制度造成了严重的延误,也是导致援助总量减少的原因。

目前,所有国际援助物资必须先取得加沙地带管制委员会的许可,然后再经埃及通过陆路运到以加边境的凯雷姆沙格姆过境点,在那里接受以色列的检查。这两道关卡,将许多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挡在了加沙门外。

据CNN报道,在公开场合,以色列机构声称一直遵守2008年出台的违禁物品清单,但事实是以色列官员们并不总是根据这份清单放行物资。美国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在今年1月访问拉法口岸,他在被以色列官员勒令退回的物品中,看到了孕妇用品包和水过滤系统,“在任何理性的世界里,(这些物品)都不可能被视为具有双重用途或任何军事威胁。”

援助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呼吸机、氧气瓶、胰岛素和麻醉剂等医疗器械和药品也常常被禁止进入加沙。由于缺乏适当的医疗用品,有加沙医生表示,他们有时不得不用洗洁精混合醋和生理盐水为伤者清理伤口。

范霍伦在拉法口岸之行中还发现,当卡车中有物品不符合以色列的要求时,车辆会直接被打回原点,重新排队等候检查,而这常常意味着要等数周时间。这些见闻促使他成为美国国会追究以色列人道主义责任的积极倡导者,2月他在参议院会议上表示,以色列的做法是“教科书式的战争罪行”。

由于援助组织在提供援助方面举步维艰,以色列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导致数十人死亡的援助卡车事件发生前4天,以色列军方首次在加沙开展人道主义行动,护送私人承包商的车队运送国际社会捐助的食品前往加沙北部。北部大部分地区仍是战场,有30万至50万人生活在那里,但粮食援助非常稀少,情况尤为严峻。以方官员表示,在前三次行动中,约有50辆援助卡车抵达加沙北部。

拜登在本周早些时候说,以色列和哈马斯有望在下周一实现停火。2月29日,当记者询问拜登是否担心援助卡车流血事件会让谈判更加复杂时,拜登表示,“哦,我想是会的。”但他仍表示乐观,认为很快就能为人质问题和停火达成协议。

参与谈判的埃及官员称,停火协议至今未有实质进展,部分原因是以色列和哈马斯未能就援助运送问题达成一致。据埃及官员说,援助卡车事件发生后哈马斯暂停了与谈判人员的沟通,并威胁说如果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他们将退出谈判。

但据媒体报道,哈马斯代表团已于3月3日抵达开罗,预计将与以色列方面就加沙停火及释放人质展开谈判。哈马斯的消息人士告诉埃及媒体,未来24至48小时内有可能会达成停火协议,但这取决于以色列是否同意哈马斯的要求。埃及外交部长舒凯里早前表示,埃及正与卡塔尔、美国等多方共同努力,争取在3月10日斋戒月开始前促成“停火和交换人质”。

3月1日,在“面粉大屠杀”中幸免于难的加沙人再次来到那条沿海公路,希望能有更多援助卡车出现。“今天一辆也没有,”萨米·法耶兹说到,40岁的他是9个孩子的父亲。“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就主要干一件事,努力争取一口吃的。”





Powered by 期货配资网站大全-期货配资可靠吗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4-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